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政法聚焦 > 政法人物 > 内容

李金贤:一名监管民警的诗和远方

发布时间: 2020-11-10 10:35:4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腾冲警方    浏览次数:
分享

在与腾冲市公安局看守所民警李金贤交流的时候,我想到一个很神奇的词“遇见”。董卿在第一期朗读者中说,“世间一切,都是遇见,就像冷遇见暖,就有了雨,春遇到冬,有了岁月;天遇见地,有了永恒……”那么,李警官遇见了他的工作,遇见了他工作之余要遇见的人,又会怎样呢?


李警官身材微胖目光如炬,厚厚的嘴唇给人乐天知足的感觉。这个纪律严明的人,在我说明为什么和他加微信时,便向我直言了宣传工作纪律。坦率、真诚是他给我的最初印象。


每天清晨,伴着晨曦,看守所的高墙之内,李警官和同事就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起床、巡视、点名,安排在押人员整理内务,向他们宣讲法律知识、行为规范,用真心和实情,教育、感化一个个在押人员,使他们真心认罪悔罪……


从警校毕业后,李警官一直战斗在一线,因患痛风,严重时需拄拐杖,所以调入看守所已7年有余。在看守所,他和同事们奉行人性化、规范化的理念。他说,他们的工作和班主任老师差不多,但要比班主任管得多、管得细。老师教学生学习文化,管教教在押人员法律知识;老师教育学生懂礼明信,管教教育在押人员认罪悔罪;老师教导学生追求真理,管教教导在押人员重新做人……李警官说这些的时候神情很轻松。其实看守所是个正与邪、明与暗、光与影并存的地方,因工作对象的特殊,工作情况就会多样且复杂,管教的工作又哪里会轻松呢?每每看到在押人员思想在进步、行为在改变,他们就觉得工作再累都值得。


李警官工作之余的生活可谓丰富多彩,二胡、葫芦丝、口琴、笛子、吉他,这些乐器他拿起就不愿放下,如今他又在学习古琴和洞箫。除乐器以外,球类运动也不在话下,乒乓球打得特别好,在单位甚至找不到对手。这是怎样的一个警察?好诗词歌赋,善吹啦弹唱,喜各种球类运动,还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李警官读书,喜爱涉足不同领域。他说,如果不读些唐诗宋词便很难了解江南山水的柔美,边塞大漠的神秘与雄浑;如果不深入了解中国的历史又如何去欣赏承载文化和乡愁的古老建筑;如果不了解各地人们的文化和生活习惯,又怎能在与他人短暂相处的时间里多一分份谈资。上至国家大事,下至柴米油盐,李警官都可以说的头头是道。


“最美的时光在路上,最美的自己在远方。”酷爱旅行的他行走在山水间,看奇幻瑰丽的人间美景,赏绚丽多彩的各地人文风情。彼时,他发现了另外一种人生:可散心,阅尽人间春色;可修行,丈量生命长度。


李警官写过许多诗,《一双旧布鞋的告白》很有意思,“我只是主人众多布鞋中的一员,但大多数时间都是我相依相伴……我踏上过古老的西藏,向往着神奇的北疆,听说主人又要迈上泰山、崂山、旅顺港……”那双旧布鞋告诉读者,李警官的理想就是诗和远方。他每年攒够调休的假后,便会穿着那双旧布鞋出门。如今,那双旧布鞋已随他走遍了中国除港澳台外内地31省,五湖四海、三山五岳,西沙群岛、满洲里、鸭绿江……还有每到一地必须去的博物馆,他的思绪会和藏品一起穿越,感受文明曙光的发源气息。那双被磨旧的布鞋也因李警官的旅途而一生精彩,那还真是一双不凡而又幸福的布鞋。


去年,李警官外出旅行,依旧让那双换过鞋底的旧布鞋同行。到满洲里国门时,天下大雨,布鞋湿了。他索性入住小镇上的一家小旅馆,将布鞋洗净晾晒。当他已身处离满洲里数千公里以外的地方时,才想起忘了收那双旧布鞋。费了好大劲,他才联系上那家小旅馆的老板。起初,老板认为那是一双主人不要的旧布鞋,说是清理房间时扔掉了。后来听说那是一双陪着主人一路前行,一路留恋,一路回望的布鞋时,被感动了,硬是找到那双布鞋给李警官寄回腾冲来。

或许眼界宽了,心胸也就更加豁达。爱极了庄子的李警官,在读《逍遥游》的时候,总能幻想着能够像庄子一样醉心于天地之间,化鲲,化鹏,无所不能,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忘我境界。他认为真正的旅行是同自然交流,与历史共话,遇见最本真的自己。行程中的一切都是他人生的一种经历,一种体验。任何时候,他都能保持平和心态随遇而安。旅途中,他一路都在交朋友,一不小心就练成了一身让人容易亲近的本领。旅行获得的欢笑,也让他幸福感爆棚。返回腾冲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仍然能表现出幸福感增强的迹象。所以,对待工作也比之前有了更多的热情。他希望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能活成一个慈悲跟智慧永远并行的凡人。


喜爱心理学的他再经过旅行的润泽,会从更深的层面去理解和接纳不同的人,会用走心的对话与在押人员交谈。工作中,他忘不了曾经与一名在押死刑犯的遇见。在受李警官管教的日子里,他亲眼见证了陈某某从愚昧无知到成熟懂礼的全过程。在陈某某与家人最后的告别仪式上,陈某某将自己剩下的124元钱和还没用过的生活用品送给李警官,并叮嘱家人要想方设法报答李警官。陈某某走后的第二天,李警官给他的家人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我曾经说过,虽不能挽救他的身体,但希望能够拯救他的灵魂。他也多次对我说,今生最大的遗憾是不能给父母端茶送饭、养老送终,希望下一世再报达父母的养育之恩。他最后的时光是清醒的、悔悟的、平静的,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长大了,成熟了,变成了一个遵纪守法的平凡人、变成了一个通情达理的明白人、变成了一个敢于负责的男子汉……其实能活着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好好活下去,不用感谢我,也不用跟我联系,这都是我的工作,都过去了。”李警官知道当时陈某某送给他钱和东西是真情实意的,他暂时收下钱和物品是因为怕再拒绝会让陈某某走得不安心。后来他将钱上交单位寄给了陈某某亲属,将生活用品分发给了在押人员。这封管教民警致死刑犯家属的信,有他自己的原则、同情与包容,读来感人至深。热爱生活,尊重生命,敬畏国法是这封信最耐人寻味的地方。


工作中的遇见,仿佛是从生命里借来的岁月,又像是一枚枚挂在记忆里,温暖发亮的贝壳,让他的生活也熠熠发光。


“我最想交的朋友就是三毛”。40岁开始读三毛作品的李警官,被三毛传奇的人生经历和用心感知生命的神奇魔力所吸引。三毛的世界与众不同,全是大自然最真实的声音,淡如微风一般,却又醇如美酒。读了三毛的作品,李警官的旅行便没了尽头。


李警官说他是一个兵,一个酷爱旅行的老兵。在他旅行中最好的部分,就是沿途中认识了许多朋友,有漠河的导游春林,有广东的小郭,有逛了半个中国已有70岁却追求精致看不出实际年龄的藤田阿姨,还有在玉门关遇到的善做厨艺的美国大姐蕙仙……他们都被李警官的博学、稳重所吸引。这些旅途中所有的遇见,让他相信都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哪怕这份缘很浅,浅到旅行结束后今生或许再也不见。不过就只是想想那段行走途中的厚重和趣味,也是极好的。


其实,要读懂一个走遍千山万水,以阅历沉淀自己的人是多么不容易。能读懂他的人当属他夫人了,一边默默支持他的工作,一边和他一起旅行。他们一起去过海南、三沙、桂林,也到过山东、辽宁,还逛过云南的许多地方。他们行走在繁华的红尘,和岁月低吟浅笑,和时间陌路相逢,和命运谈笑风生,两个人的旅行,一路浸满自然的味道。在农商行工作的妻子能够调节外出的时间少,太多的地方只有李警官一人独往。妻子和儿子是他讲述旅行途中所见所闻的忠实听众。再次回到自己的世界,他发现自己变得更坚定、沉稳且充满活力。


李警官最大的理想就是走遍中国后周游世界,最好再去南极和北极。突然,又想起李警官说自己最想成为的人是庄子。庄子在《知北游》中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默不言语的天地,如同摊开的一本书,等着人去用脚步,用切实的感官去阅读。对此,李警官解释,读书是精神的旅行,而旅行又是身体的阅读。可见,他心里永远都装着诗一样的远方。

  • 保山政法系统纪律作风专项教育整治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奋勇前进——保山市政法系统先进事迹报告会
  • 2018年中央政法工作会议
  • 司改进行时